凌空落月

雜食黨,什麼都吃

【花戚】辣雞室友(十七)

“你上輩子一定是烏鴉!” 戚容又一次擤了鼻涕,包了個餛飩,丟下去。

“……” 被砸中的花城 “我看起來像垃圾桶嗎?”

“像。”

花城爬上上鋪,壓到戚容身上,手從他衣服下襬溜進去 “再說一次,嗯?”

“垃圾桶。”

花城把腳卡進他雙腿間,示威的用膝蓋頂了頂 “再說一次。”

“狗花城!垃圾桶!辣雞!”

花城把他褲子往下脫,戚容抓住褲子不讓他脫,戚容腳踩上花城的胸膛,剛回宿舍的室友看了看,回過頭 “……我們還是在外面吃吧。” 獲得一致同意。

花城看了看門口,再看看身下的戚容,戚容狠狠的瞪著他 “滾下去!狗花城!”

花城往下瞥了一眼,剛好看到戚容身下那一包。

花城伸出手,不輕不重的掐了一把 “我替你解決吧。”

“滾!”

花城揉揉戚容下身。

“嗯……”

“有感覺了?”

“沒有。”

花城趁他不備把他褲子連著內褲一塊脫了。

“我操!這是宿舍!你不要臉!死變態!”

“噓。” 花城捂住他的嘴 “他們都出去了,你別叫太大聲就行了。”

“該死的!你滾!”

花城沒理他,戚容生病沒力氣,氣的眼眶都紅了。

“我第一次做,可能技術不好。” 說完張嘴把戚容的下身含了進去。

“額……啊……啊啊……哈啊……”

戚容聲音真大,花城才剛這麼想,隔壁的突然開始敲牆壁 “幹!隔壁的!看片小聲點!”

花城抬眼看向戚容,他大概被嚇到了,咬著下唇死死的抓著床單。

“嗯……嗯嗯……唔……嗯……”

戚容憋的像是小貓的噫嗚聲,花城更加賣力,戚容一把扯住他的頭髮,把他的頭皮抓的生痛。

戚容射到花城嘴裡,花城嚥了下去,戚容瞪大眼睛看著他 “你……你這變態!”

“味道真的不太好。” 花城面部表情有點扭曲,抬眼看向戚容 “再吵吻你啊。”

戚容看了看花城,三秒後,躺下 “我是病人我困了我要睡覺了晚安。”

“現在是中午。”

“午安。”

“……”

“……不要抱著我,你這個死變態。”

花城親了一口他的額頭 “睡吧寶貝兒。”

戚容想回一句誰是你寶貝兒,後來決定裝死。

花城左等右等等不到他回應,只好拉過被子蓋住兩人,然後晚上戚容的病就好了,花城幽幽的嘆口氣,似乎感覺非常遺憾。

【花戚】辣雞室友(十六)

戚容第一次這麼期待聖誕節,晚上睡覺都不安分。

“傻樂什麼呢?快睡。” 花城晃晃兩人交握的手,戚容開心的動動,後腦勺碰上花城的後腦勺蹭了蹭 “你要給我什麼禮物?”

“法式舌吻怎麼樣?”

戚容撞了一下花城 “不要!”

花城悶悶的笑了 “禮物當然要保密才有驚喜,快睡。”

戚容鬆開手,從花城的腋下鑽過去 “不能透露一點嗎?”

花城看著胸前毛茸茸的腦袋,笑死 “普通的便宜貨,可以了嗎?快睡覺了。” 順手擼了一把戚容的腦袋。

隔天早上起來,其他人已經見怪不怪了。

哦,這兩人今天換了個睡姿。

花城夢到戚容說想吃西瓜,他去買了一顆大西瓜,在路上摔倒,被西瓜壓住,死沉死沉的,讓人有點窒息,一醒來。

哦,是戚容。

戚容早上沒課花城就沒叫他,拿了枕頭塞到他腦袋底下,揉揉自己的胸口,沒扁。

—————————————————————

“叮叮噹,叮叮噹,鈴聲多響亮。” 戚容哼著歌,洗洗臉,伸手撈毛巾,花城在一旁看不下去,直接拿過毛巾動手擦他的臉。

“哎哎!皮要掉了,要掉了!”

“不會的,你臉皮那麼厚,就是拿刷子刷都刷不掉的。”

戚容鼓起臉頰,花城忍不住上手戳他。

“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城大笑,戚容一甩頭 “哼!我今天不跟你計較。”

花城伸手過去捏他的臉 “哦?今天怎麼這麼大肚。”

“哼!” 戚容收拾好東西走到浴室門口轉過頭 “今天是聖誕節,說好的交換禮物啊!”

“知道知道。” 花城梳洗完,想起一件事,看向戚容 “我今天要跟謝怜他們去唱歌,九點到小池塘那邊吧,反正今天沒有門禁。”

“哦。” 戚容背上書包出門了。

花城沒有料到的是,剛好遇到兩伙人火拼,他們只好躲在裡面,後來警察來了順便把他們帶進警局記錄證人的筆錄。

花城回到宿舍都十一點了,他看到戚容的手機在書桌上充電,難怪打給他都沒接。

花城剛進門又出去了,下著小雪的天氣,他看到戚容的時候戚容趴在自己膝蓋上,拔身旁的草往結冰的池塘上扔,戚容身旁整圈的草都沒了。

“戚容。”

戚容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轉回去扔草,花城走進,把他拉起來 “起來了,地上涼。”

“腿麻了。”

花城看戚容冷的發抖,解開大衣把他捂進懷裡,戚容腿麻了,而且花城身上很暖和……

“我以為你不來了。”

“對不起。” 花城摸摸戚容的頭髮,濕濕的,他應該等很久了,可能等了兩個小時。

“你沒帶手機。”

“快沒電了,我就放宿舍充電。”

花城摸著他濕濕的頭髮,蹭了蹭他頭頂,親了一口,又把臉頰貼到戚容頭頂,捂了一會戚容還是在發抖,花城想起什麼,把大衣披到他身上,翻起了書包。

花城拿了一個包裝不錯的紙盒,正準備打開 “那是我的禮物嗎?”

“嗯。”

戚容開心的朝他伸手,花城看了看他,把盒子遞過去,戚容手凍僵了,包裝上的蝴蝶結都解不開,花城拉過他的手,朝他的手哈氣,搓熱。

戚容打開紙盒,是條紅色的圍巾。

“……” 拿錯了。

戚容戳戳那條圍巾 “我喜歡綠色。”

“囉唆,紅色有什麼不好。” 花城拿出圍巾給戚容戴上,戚容笑的很開心。

“幹嘛笑成這樣?”

“我第一次收到禮物嘛。” 戚容扯扯圍巾,一臉傻笑。

“你爸媽沒給過你禮物嗎?”

“他們都很忙。” 戚容低頭翻書包,翻出一個小盒子給他,花城打開那個小盒子,是手帕,紅色的。

“謝謝。” 花城收起手帕,伸手摸戚容的臉頰,眼睛不住的往戚容的嘴唇看 “我們……快點回去吧。”

“好。” 他看著戚容嘴唇一張一合,戚容背好書包朝他望去。

又是那種目光。

“你想吻我。” 花城聽到他的聲音,過了兩秒才反應過來戚容說了什麼。

“想。”

戚容也只是說說他的想法,結果他直接當他在問他,戚容僵在原地,似乎在思考對策,花城笑了笑,伸手撈過他的後腦勺,額頭抵上他的額頭 “別多想,回去了,嗯?”

花城剛放開他,戚容就抓住他的領子 “來吧,那什麼……法式什麼的?”

“你確定?”

“別磨唧,等等我改主意你沒地方哭。”

花城看戚容把自己的臉皺成一團,邊笑邊拿手把他的臉揉開,戚容張開眼睛看他,花城雙手捧住他的頭,吻了上去。

“唔!” 好噁心。

花城趁戚容張開嘴巴的時候伸了舌頭進去,他能感覺到戚容抓他的衣服更大力了。

好噁心!舌頭,口……口水?!

花城吻完他,一臉期待的看到戚容捂著嘴巴,看起來想吐。

“你敢吐出來我就弄死你。” 下一秒,戚容往花城身上吐了一大口口水,轉身就跑。

花城跟著跑,眼睜睜的看著戚容消失在視線裡。

這傢伙是屬耗子的嗎!?

花城氣的跑到宿舍樓下,聖誕節三三兩兩的情侶在宿舍門口談情說愛,花城更氣了,花城把手放到嘴巴旁邊做喇叭狀,深吸一口氣。

“戚容!我愛死你了!你聽到沒?沒聽到我再說一遍,戚容!我……”

戚容剛跑回宿舍,水都還沒喝一口就聽到花城在底下大喊。

這貨是喝了假酒了嗎?!

戚容衝到窗戶前,拉開窗戶 “狗花城!我真是被狗日了!你喝假酒了你!”

花城想了想 “旺!”

戚容被這操作驚呆了,嘴巴張張合合 “你!狗日的!我!”

“旺旺旺!聽清楚了嗎?被狗日的!”

“聽不見!!!” 戚容‘唰’的關上窗戶,衝進浴室洗澡。

“哈哈哈哈哈哈。” 花城開心了,想想戚容大概會很生氣,於是跑到附近買了點吃的。

戚容洗完澡出來剛好遇到花城,還沒罵他花城就把宵夜遞過來,罵人的話到嘴邊變成一個 “哼!”

跟食物過不去的是笨蛋。

戚容邊吃宵夜花城邊幫他吹頭髮,戚容突然瞥見一旁的紅色圍巾。

“紅紅兒。”

“綠綠兒。”

媽的死給。

嚴江從對面上鋪探頭下來 “你們兩個對單身狗好點行嗎?”

戚容咬著嘴裡的食物,含糊不清的講了句 “藍藍兒”

“我靠,我喜歡的是深藍色好嗎,那是靛色!靛色!靛靛兒不行嗎”

“可是惦惦是罵人的話。”

“……什麼意思?”

“閉嘴的意思。”

“……我是藍藍兒,嗨,白白兒。”

謝怜:我真是躺著也中彈。

“嗨,藍藍兒,藍藍兒晚安。”

嚴江討了個沒趣,轉頭騷擾齊海霧 “嗨,黃黃兒。”

“那是米黃色!”

“哦,咪咪。” 兩個人就打起來了。

“……” 逃過一劫的秦央。

戚容爬回上鋪,花城跟著爬上去,被戚容踹了下來 “你這死同性戀,今晚我要自己睡!”

“可是你今天淋了雪,要是你感冒了你自己睡我不知道啊。”

“呸呸呸!烏鴉嘴!”

半夜的時候花城還是爬到上鋪跟戚容睡了,果然,凌晨的時候戚容開始發燒了。

【花戚】辣雞室友(十五)

隨著天氣越來越冷,花城慢慢發現,冬天拐戚容上他的床很容易!

隨著戚容常常跟他睡,花城覺得他們兩個的感情正在漸漸升溫(錯覺)。

“戚容,要不要一起吃晚餐,我請客。”

“哦,好。”

啊!戚容好乖好可愛。

花城看著戚容把自己包起來,滿腦子都是親他的念頭。

吃完飯後,戚容縮著脖子被花城牽著走,不知道是晚上都一起睡還是因為戴著手套,戚容現在都乖乖的給花城牽,花城一邊牽著他,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他聊天。

“聖誕節快到了呢。”

“嗯。”

“謝怜他們說要玩交換禮物。”

“嗯。” 關我什麼事。

“那個……” 花城突然停下來,看向戚容 “我們兩個也來玩交換禮物好不好?”

戚容愣愣的看著他,花城緊張的嚥了口口水,戚容突然低下頭,突然握緊他的手,花城以為他不喜歡,剛要開口,下一秒戚容突然朝他走近,抱住了他。

心跳的好快,是……戚容的?

不是,好像是我的?又好像不是我的?

花城抱著戚容,突然很想,很想看他的臉。

花城看向戚容的臉,啊啊,原來,他跟我一樣,心跳很快。

“我可以……親你嗎?臉頰就好。”

戚容抿抿嘴,好像有點為難。“就一次啊。”

戚容閉上眼,花城低下頭,在戚容的唇角落下一吻。

戚容好像真的很為難,花城親完他立刻推開他 “我……我要回去了。”

“嗯……嗯嗯我也要回去了。”

戚容瞪了他一眼 “你不準回去,半個小時之後再回去!”

“啊?”

半個小時後,花城回到宿舍,戚容好像已經平復好心情,躺在他床上,似乎等著花城侍寢。

花城梳洗過後躺到床上,摸索著戚容的手,像之前的每個夜裡一樣,背貼著背,十指相扣。

【花戚】辣雞室友(十四)

一覺醒來,寢室另外四個人全圍在自己床前是什麼樣的體驗?

“幹……幹嘛?”

“沒啊,我們就是在想戚容怎麼跟你睡一起了。”

花城左手不自覺握的更緊了 “啊,那個,就是戚容他怕鬼故事,所以跟我一塊睡。”

“哦~”

打發掉四個看熱鬧的傢伙,花城才準備叫醒戚容。

那四個傢伙出去了,現在……

花城轉動身體,左手依然跟戚容握著,戚容的背貼到花城胸膛上,花城撐起身體,盯著戚容熟睡的臉龐,估計是很暖和,戚容的臉有點紅紅的,看起來很……可愛。

花城把右手撐到戚容身前,看起來像是他把戚容圈在自己懷裡。

“戚容。” 花城低聲的喚了他一聲,像是怕把他吵醒,可是他本來就是要把他叫醒的。

花城笑了笑,低頭用鼻尖蹭了一下戚容耳朵,戚容動了一下,嘴巴張開了一點,花城看著微微張開的嘴巴,眼神黯了下來。

花城嘴巴湊近戚容耳朵,低低喚了聲 “起床了,戚容。”

戚容蹭蹭枕頭,皺了皺眉,花城俯下身,親了他的額頭,戚容“嗯……”的把臉埋進枕頭,下一秒突然驚醒。

“這是誰的手!!!” 戚容顯然被嚇到了,不敢把手伸出來看,一直盯著被子。

“是我的。” 花城的臉出現在戚容上方,戚容還沒反應過來花城就親了一口他的臉頰,戚容震驚的看著面前那無恥的大臉,還沒反應過來花城就退開了。

“起床了,睡美人,你今天有機動學的課。”

戚容愣愣的看著花城,聽他講完兩秒才反應過來,一個鯉魚打挺撞上花城的額頭。

戚容摀著自己的額頭,花城也摀著自己的額頭,戚容狠狠瞪了他一眼,跨過他回上鋪拿東西去梳洗了。

下午,戚容回到宿舍,一把跨坐到正在看書的花城身上,花城被他嚇了一跳,看他那個姿勢,忍不住放下書……

戚容抓住他的領子,低聲跟花城說 “狗花城你聽好了,我們當初的約定是……” 戚容還沒說完就感覺到屁股上有一雙手正在做怪……

謝怜拿著四份晚餐回來,一打開門,就看到他們兩個扭打在地上,還沒出手把他們分開,戚容猛抓一把花城的領子,然後他們兩個就親上了……上了……了……

戚容整個人都凝固了,圍觀的人也僵住了,過了一會,戚容慢慢鬆開花城的領子,爬回上鋪,把自己縮成一顆球。

花城也慢慢爬回床鋪,把自己埋起來,不讓別人看到自己傻笑的樣子。

【花戚】辣雞室友(十三)

歷經一個月,幾乎所有要求都被拒,花城有幾分心灰意冷,是我太操之過急了嗎?

真的要試著不要喜歡他?

花城趴到書桌上,在內心嘆了口氣。

那就……試試吧?

———————————————————

為什麼?

夏天說鬼故事就算了,冬天也講!!!

戚容捂著耳朵,然而下面的鬼故事還是一句一句灌入耳中,他們講了多久?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直到熄燈時間到他們才回床鋪睡,戚容盯著天花板,一閉眼就害怕,半個小時後,睏意襲來,可是又不敢睡……

戚容爬下梯子,摸上花城的床鋪,花城似乎等他很久了,看到他來,掀起被子,戚容鑽到裡面去,花城湊近他耳邊,小小聲的說 “就知道你會來,我給你暖好床了。”

戚容掐了他手臂一把,花城吃痛,痞痞的笑了 “今天可以抱你了嗎?”

“不行!你轉過去!”

花城深吸一口氣,轉了過去,床很小,花城差點掉下去,花城側躺著,覺得右手怎麼放都不順,他還在研究右手怎麼放的時候,戚容悄悄貼上來了。

背靠著背,慢慢的,有點熱,花城放慢呼吸,感覺自己的心跳聲,在安靜的夜裡顯得好大聲。

噗通、噗通。

花城左手不自覺動了一下,碰到戚容的右手。

噗通、噗通。

戚容似乎嚇了一跳,手往回收一點,又慢慢的,掌心相對,食指,中指,一隻手指一隻手指,慢慢的,十指相貼。

噗通、噗通。

花城試探的把手指錯開,扣住戚容的手掌,戚容手指也慢慢的,跟他十指相扣。

掌心……好熱……,身體也……好熱……,到底是……誰的心跳……?花城的?還是……我的?

戚容腦子裡的鬼故事全不見了,滿腦子都是……花城。

啊啊,這傢伙,果然,不好對付。

【花戚】辣雞室友(十二)

“戚容,去吃飯嗎?後街那裡開了一家新的水煎包店,聽說很好吃哦。”

戚容從上鋪探頭 “……去。”

戚容穿上外套戴上手套,縮著脖子跟花城出去了。

花城看著戚容,他好像警戒心變重了,比如說。

花城悄悄用手,‘不經意’碰了他的手一下。

戚容馬上收回手,轉頭看他,花城假裝才發現 “抱歉啊。”

買了十個肉包十個菜包,找個附近小公園的長椅坐著吃,戚容咬了一個 “這是菜的。”,於是花城先吃肉的,吃一半之後換著吃,花城邊吃邊看戚容吃的滿臉幸福 “這家不錯。”

戚容幸福的咬著最後一個肉包 “嗯,不錯。”

花城看他嚥下去,忍不住吞口口水,吻了上去。

輕觸即離。

花城退開,看到戚容一臉吃了屎的表情,忍不住嘆口氣,戚容咂咂嘴,拿起袖子就要抹嘴上的殘渣,花城制住他,拿出手帕替他擦。

“你這個死gay居然隨身帶著手帕。” 戚容左閃右閃,就是不讓他擦。

“這叫紳士!” 花城掰過他的頭,戚容像條泥鰍一樣不肯給他擦,花城脾氣也上來了 “再亂動就親你!”

戚容癟著嘴,委屈的像花城搶了他的晚餐……

回去路上花城脫了手套伸進戚容的口袋,戚容氣呼呼的把他的手拿出來,看他沒戴手套又放回去 “你個心機鬼!”

花城痞痞的笑著,走一段路戚容突然說 “不對,應該是你試著不要喜歡我,我試著喜歡喜歡你,那應該是我主動。”

戚容彷彿突然想通了,把他的手塞回他自己的口袋 “你以後不準碰我,除非我主動碰你。”

花城覺得自己挖了一個大坑把自己埋了……

“那我想碰你的時候怎麼辦?”

“忍著。”

花城有點委屈的伸手,想拉戚容的衣角,可是又想起戚容說不可以碰他,沒戴手套的手懸在半空中,任由冷風吹過。

戚容看他可憐兮兮的,想了想,掏掏花城的口袋,掏出他的手套,替他戴上 “不然以後你想碰我先問我同意,我同意了你才可以碰我。”

花城看著戚容替他戴上手套,心動不已 “我可以抱你嗎?”

“不行。”

“怎麼這樣啊。”

“就是不行!” 戚容突然往宿舍方向跑了起來,花城在後面追,大冷天的,所有人看傻逼一樣看他們彷彿在玩沙灘追逐,沒有沙灘就是了。

【花戚】辣雞室友(十一)

戚容感冒好了之後換花城感冒了,花城感冒好了之後戚容又開始避著他了。

花城嘆口氣,看著上鋪,他想念照顧他的時候的戚容了,笨拙的給他換毛巾,一直盯著他看,額頭碰著他的額頭給他量體溫,花城失笑,真是古早的量體溫方式,後來戚容去買了體溫計了,好可惜,花城捂著臉,在下鋪翻滾著。

隔壁床的看著花城,神經病?

花城敲敲上鋪的床板 “戚容,一塊去吃晚餐嗎?”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花城嘆口氣 “那我自己去吃了。”

隔壁床 “???” 啥小?

隔天下午 “戚容,一塊去看電影嗎?”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花城撲回床鋪 “那就下次吧。”

隔壁床 “?????” 到底是三小?

週末 “戚容,一塊去釣魚嗎?”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那我自己去了。” 花城戴上帽子拿起釣具就出門了。

隔壁床 “??????” 究竟是沙小?

後來隔壁床的才知道,那是摩爾斯碼,意思是“NO”,隔壁床表示:不是很懂你們機械系跟海洋學系的。

終於捱到週二了,花城買了早餐回宿舍,打開門,戚容頭也沒抬的玩著手機。

花城掏掏口袋,掏出那張‘看日出卷’。

“戚容。”

戚容抬頭瞄了他一眼,花城把早餐跟‘看日出卷’遞過去 “要不,你試試喜歡喜歡我,我試試不要喜歡你。”

戚容拿著早餐,看著‘看日出卷’,像是想把他燒出一個洞。

花城在一旁緊張的手心全是汗,過了好久,戚容才開口 “我覺得怎麼樣都是我吃虧。”

花城笑了,他知道那句話就是戚容同意的意思 “吃虧就是佔便宜啊。”

戚容瞪了他一眼,拿出早餐開始吃,花城爬上上鋪,被戚容踹下去 “別得寸進尺。”

花城巴巴的看著他,戚容理都沒理他,花城摸摸鼻子,至少他跟他算和好了……吧?

【花戚】辣雞室友(十)

戚容感冒了。

冬天感冒的人就多,不知道是誰傳染的,寢室兩個人感冒,一個受到全寢室的人關心,一個整天昏睡在床上。

嗯,後者就是戚容。

又到了周二,花城跟戚容單獨待在宿舍,花城玩著手機,時不時瞄向上鋪的板子,側耳聽著戚容的咳嗽聲跟擤鼻涕的聲音,花城想帶他去看醫生,想替他買飯,可是找不到理由……

“花城……” 戚容從上鋪探出頭,小小的喚了他一聲。

花城探出頭,看向他,等著他說肚子餓或難受,那他就可以跟他和好了……

花城覺得自己有點卑鄙。

“你真的不能改改嗎?”

花城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戚容會說到那件事,他抿著唇,正準備拒絕,戚容又開口了。

“我就只有你一個朋友。” 戚容像隻被遺棄的貓,盯著他看,不時眨眨眼睛。

花城張了張嘴,說不出話,戚容看他不說話,縮回上鋪,那咳嗽聲又響起了,這次特別小聲,像是裹在棉被裡,極力壓低聲音,不想被發現。

花城心臟抽痛一下,戚容聽著下鋪窸窸窣窣的聲音,然後花城開始爬梯子了。

花城扯開他的棉被,戚容委屈的望著他,花城嘆了口氣 “我先帶你去看醫生。”

花城把戚容裹了一層又一層,他比戚容小一點,還沒18歲,沒有機車駕照,有他也不敢載他就是了,戚容整個人都搖搖晃晃的,萬一從後座掉下去還得了。

花城打了車,帶他到醫院去,戚容溫度有點高,還好不用打點滴,花城領了藥帶他去吃……火鍋。

“藥領好了,是飯後吃的,我先帶你去吃粥,然後你再吃藥。”

“我想吃火鍋。” 戚容抬頭看著他。

“吃粥,廣東粥。”

“火鍋。” 戚容眨巴眨巴眼睛。

花城看著吃著火鍋的戚容,他不懂,為什麼戚容對他眨眼睛他就沒有抵抗力。

吃了火鍋出了一身汗,又吃了藥,戚容很快就好了,然後花城感冒了……

【花戚】辣雞室友(九)

那天之後,戚容跟花城之間彷彿回到剛開學那時候。

花城和另外四個室友一塊,戚容自己一個人。

總歸還是有點不同。

花城準備要去買晚餐,臨走前 “戚……”,室友盯著他看,他默默關上門去買晚餐。

花城不小心買了兩份消夜,最後便宜了其他室友。

電影票買成兩張,買了自己用了會過敏戚容常用的沐浴乳……

“花城……你跟戚容……怎麼了?” 謝怜忍不住問道。

“沒事的,你放心。” 花城笑笑,謝怜擔憂的看向他們兩人。

戚容看起來倒是沒什麼異樣,花城看著上鋪的板子,盯了好久,好久……

然後忍不住踹了一腳。

戚容往下扔了垃圾,花城又踹了一腳,戚容下床,他倆又打一塊了,最後戚容騎在他身上,氣喘吁吁的揪住他的領子,眼眶有點紅。

“你就不能改改,不要喜歡我嗎!” 戚容衝著他大喊。

“你就不能改改,喜歡喜歡我嗎!” 花城被他一激,也朝他大喊。

戚容被堵的啞口無言,掏了掏口袋,往花城手上塞一張紙,轉身爬回上鋪。

花城攤開手,是那張戚容親手做的‘看日出卷’,他說了給他當許願卷用的。

花城覺得,他好像搞砸了。

【花戚】辣雞室友(八)

今天戚容上午沒課,花城上完早上兩堂課特地買了早餐回去給戚容。

戚容待在上鋪玩遊戲,聽到開門聲看了下門口,是花城。

“我給你帶了早餐。” 花城笑眯眯的把早餐遞給他,

戚容沒接,從上鋪直勾勾的盯著他。

花城把早餐放到他的床鋪上才開口。

“我喜歡你,戚容。”

戚容一把把奶茶砸到他頭上,奶茶爆開,淋了花城滿頭。

花城笑容僵在臉上,臉上的奶茶還沒抹開戚容就跳下床,往他臉上揍了一拳。

花城隨手抹去臉上的奶茶,往戚容肚子揍去,戚容閃過,往花城臉上過去,花城接住他的拳頭,跟他頭對頭來個頭槌。

戚容被撞暈,花城抓住他的領子把他摔到地上,戚容用手一撐,腰部使力,雙腳掛上花城的肩,又來一次頭槌。

這次兩人直接暈了,躺地板上半天都起不來。

接近半年的友情,就這樣玩完了。